当前位置:上海豫园万丽酒店 » 酒店新闻 » 揭秘为奥巴马掌勺的女总厨 曾在酒店打工

揭秘为奥巴马掌勺的女总厨 曾在酒店打工

    俗话说受不了热就别在厨房待着,然而在出台一个决定就可能改变世界的白宫中,厨房却是最冷的那个房间。这间房是什么样子,又是谁在为全球最具权力的人提供膳食,白宫背后的厨房故事吸引着来自角角落落的好奇目光。

    科莫福德(CristetaComerford),白宫首席总厨,短发的她像棒球教练一般精干帅气,转达命令时仅仅使用几个简单有力的手势。锐利的目光、平静的声音、得体的举止让你一下就明白总统御厨为什么不是高大的壮汉绅士,而是一名菲律宾裔的娇小女性。“我觉得棒球教练是个很恰当的比喻,因为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位置,每个人都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你会考虑他们具备什么样的优势、能力和学识,然后投入身心的来一个全垒打。最后的成功是因为你竭尽全力团结了整个团队并最好的发挥了他们各自的才能。”

    顶级厨神GordonRamsay和MarcoPierreWhite常常自称是烹饪世界的顽童,伴着脏话打造出无与伦比的美食。不同于他们粗鲁玩闹的风格,科莫福德自成一派。“要成为一名白宫主厨,天赋是第一位的。但是,耐心以及对待同事的态度也是同等重要。每一天结束时,不论你做了什么,不论你的任务是什么,一定是团队成就了你的成功。”这位白宫大厨表示如果以后让她选择另一份职业,那么她可能是一名传教士。

    在问到大Boss们都偏爱哪道食物时,科莫福德却是守口如瓶,或许谨慎的态度亦是她成功的秘诀。“我的工作就是确保总统在经历一天的疲惫后,能和家人因为共同享受美食而感到幸福舒适。不过,理解他们不同的喜好的确很重要。譬如,是爱吃厚底还是薄底的披萨?最爱吃哪些蔬菜?这些事都是要知道的。”

    总统的御用主厨

    几乎20年来,科莫福德都一直在幕后为总统、他的家人、高级宾客们准备完美的饕餮盛宴。科莫福德在1995年成为克林顿政府中的副厨师长,2005年被小布什总统的夫人劳拉任命为行政总厨,今年51岁的她已经成为服务过三任总统的元老级人物。奥巴马总统一直重视季节性食物的可持续增长,而作为贯穿奥巴马两届任期的角色之一,科莫福德也发挥着自己独特的作用。

    每次烹饪前,科莫福德都要去白宫的南草坪上看看当季的食物,摘一些新鲜的蔬菜、香草,再从蜂房中舀出点儿香甜的蜂蜜。2009年,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在白宫后院辟出一块地方专门进行蔬菜等植物的种植,目前规模已经达到1500平方英尺(约139平方米)。提及这一小片土地时,科莫福德的声音变得温暖,表现出浓浓的喜爱,“我们的后院太美了,那些蔬菜就像是在召唤说,‘嗨,我们已经做好准备了!’”在一次女性美食交流会中,科莫福德就是从“米歇尔的花园”中获得灵感,利用新鲜的番茄、小西葫芦和百里香做了一道夏季蔬菜塔,提倡人们健康饮食。

    拥有丰富烹饪经验的科莫福德从不称量那些原材料,她指指自己的脑袋说,“20年、30年了,所有的菜谱都在这里。只有面点师才需要称量食物,而做菜好吃的厨师,其实就那样摇摇晃晃也能完成味道极佳的菜肴。”

    从沙拉女孩到白宫总厨

    在从菲律宾来到美国时,科莫福德只有23岁。一开始,她就是芝加哥酒店的一名“沙拉女孩”。哥哥JuanitoPasia回忆,那时候自己用一辆蓝色福特车接送妹妹往返于奥黑尔机场旁边的喜来登酒店,科莫福德在那里每天都做凯撒玉米沙拉。“尽管你一开始只是个做沙拉的小姑娘,但每一份工作其实都是从最底层做起的,这样可以学习锻炼好最基础的技术,比如如何更好地用刀。”

    后来,科莫福德也在华盛顿的两家酒店里担任厨师。同时,在维也纳工作期间,她掌握了经典法式菜肴的烹饪技巧。直到1995年,时任白宫主厨WalterScheib将科莫福德纳入麾下。随着总统口味的变化,Scheib无法满足当时第一夫人劳拉的要求最终被遗憾辞退。在450名应聘者中,科莫福德最终赢得了这份工作,成为担纲首席主厨的第一名少数族裔女性。在全球50强餐厅中,只有三家的所有人或厨师长为女性。

    庄严的工作

    “棒球教练”和其他7名厨师组成的团队无时无刻不把眼睛盯在他们的任务上。最近一次在白宫举行的美非领导人峰会上,超过400名宾客在奢华的宴会席上等待包含4道菜肴的美食,而这需要1600个餐盘来完美衬托。主菜清真熟牛肉,使用的是在德克萨斯州饲养长大的牛,然后腌制在大蒜和其他香草混合的酱汁中,再配上一点儿车前草香蕉片,看似简单的食材却经过了多道程序。这是科莫福德在白宫19年来负责过的最大宴席之一,所有的食物都需要提前两天准备。而菜单的设计在提交第一夫人前,都需要她花上几个星期的时间,去摸索不同客人的需求。“我们依然选择做出最出色的美国食物,使用美国本土的食材和产品。但同时,我们也会利用不同的香草调料对客人的喜好表示尊重,让他们感到亲切。”

    家常菜

    科莫福德出生在马尼拉一个抚养11个孩子的大家庭中,父亲是一所学校的校长,母亲则是一名裁缝。在家里,“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是围着厨房和餐桌转来转去的,总是能闻到食物的香气,甚至能听到食物的声音。当时还在上三年级的我们就得自己裹起春卷。”她回忆起每次去祖父那里玩耍时,所有的肉和蔬菜都来自祖父自己的农场中。

    如今,科莫福德的厨房也总是溢着满满的香气,只是陪伴她的人换做了同样是厨师的丈夫。常常为全球宾客提供美食佳肴的科莫福德,回到家中就能享受爱尔兰丈夫专门为她烹调的美味。“家里的菜大多都是土豆、牛肉加上鱼露做的,虽然很奇怪但绝对好吃!”科莫福德十分喜爱爱尔兰和菲律宾口味的混搭。